通博游戏官网
推荐文章
政务要闻
“阳光工程”搭起我州转移就业金桥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kk 日期:2019-07-16


      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面对农村、农民和农业不断出现的新情况和新形势,如何不断提高农民素质,进一步促进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和城镇转移?如何建设现代农业、解决“三农”问题,增加农民收入?
  2004年开始,在农业农村经济的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不断深入的大背景下,我州各级党委、政府,各有关部门以高度负责的态度和求真务实的精神,不断创新、制定规划、精心部署、扎实推进,将“阳光工程”努力办成惠民工程、德政工程。
    (一)
  “走出山门换面貌,走出家门赚票子”。册亨县庆坪乡秧亚村的冉丽,2005年高考结束后,由于家庭贫困,无力上大学深造,参加了该县的“阳光工程”培训,后因成绩突出被转移到广东省观阑镇高新科技有限公司,她不但熟练电子操作技术,而且还具备管理的能力,两个月后被录用为管理人员,每月工资1800元以上。第二年她的妹妹高考结束后,也进了姐姐在的厂,月工资在1300元左右。
  “洗脚上田,进城挣钱”,目前像冉丽这样的外出务工农民,全州有25494人,分布在广东、浙江、福建、海南、上海等省(直辖市),涵盖了制造、加工、驾驶、建筑和社区服务等行业,有的进厂务工成为业务骨干,有的成为管理人才,有的凭着过硬的技术和过人的智慧干起了个体经营,成了务工一族的佼佼者。
  2006年7月11日,全州组织了“阳光工程”集中输送就业大型活动,共集中输送就业1061人,按照企业用工条件及务工人员的个人意愿进行安置,以手工操作的电子厂为主,主要安置在10个企业。
  培训的目的主要是转移。各县(市、区)在这项工作上向学员和家长公开承诺:“一年就业保证,二年就业跟踪,三年就业指导”。实施内外结合,拓宽就业渠道,加强与外界及周边县市的联系,随时掌握外面的用工信息,搭建服务平台。针对农民工权益的问题,通博官网,部分县市还在培训期间邀请司法、公安、消防等有关部门对他们进行法律知识、维权及军事训练,初步实现了“阳光工程”输得出、稳得住、能致富的目标。
  “阳光工程”培训不仅惠泽了外出的学员,同样也让留守的农民受益匪浅。在册亨县,秧坝镇秧坝村的覃国兵、者术村的黄贵村等学员告诉记者:“他们不仅学到了机耕操作的基本知识和技术,提高了耕作的效率,而且还避免了浪费劳动力和资金。”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原来用牛犁1亩田需投入15个工,每个工折合25元;一年饲养牛需花200个工,每个工15元。照这样算,1亩田需投入600多元,现在他们改用机耕后,1亩田只需2个工,花20元油钱。照这样算,1亩田只投入60元就够了。而且微耕机还可以用作运输工具,一次可以运输500—600百公斤,好处多着呢!像覃国兵、黄贵村这样“阳光工程”培训出来的新型农民,不仅学到了微耕机操作技能,还学到了沼气建设及使用、农产品营销、蔬菜加工与贮藏等知识。
  通过“阳光工程”的有效转移,农民工就业有了保证,通博官网,收入相对增高,视野得到拓宽,依托城市经济的“扩散效应”,为农村的城市化、工业化发展注入了更多的资金、技术、信息,对推动农村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二)
  三年来,我州“阳光工程”在摸索中走出了“一年起步、两年上路、三年突破”的艰难历程。 
  ————2004年是“阳光工程”启动实施的第一年。在实施过程中,出现了培训目的不明确、基地选择不合理,致使组织人员外出务工难,转移就业路子窄等问题。各级阳光办和基地并不气馁,积极探索。这一年,安龙县阳光办还大胆走出了外地转移就业的第一步。
  ————2005年,在认真总结2004年“阳光工程”工作的基础上,提出“拓宽基地建设范围,拓宽培训内容,拓宽就业转移渠道”的工作思路,严格按“阳光工程”的要求操作,圆满完成了9000人的培训任务,扩大了“阳光工程”的影响力,引起了社会的关注。“阳光工程”机构不断完善、操作不断规范、向外转移率不断提高,“阳光工程”在我州的实施逐步走向正轨。
  ————2006年,我州承担了13000人的培训任务,任务重、困难多。全州紧紧围绕“突出一个重点,狠抓二项基础,搞好四个对接,着力二个提高”的工作思路和十项主要措施及要求开展工作,把技能培训与就业去向结合起来,“阳光工程”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目前,从珠江三角洲务工人员就业企业反馈回来的信息:在集中输送的1061人中,转移到珠江三角洲就业的有916人,三个月后仍稳定就业人员有689人,稳定就业率75·22%。坚持下来稳定就业的人员吃住除外,月平均纯收入934元,最高工资1791元,其中有45人工资在
1200元以上。安龙的耿学勇到深圳欧姆龙公司后,被该公司选派到日本
总部学习,月薪8000元人民币。兴仁县四联乡的李辉、彭金、彭昌海,
贞丰县平街乡水房村坡帽组的杜华友、刘兴江,晴隆三宝乡的杨佩兴、杨避
荣等等,他们对现在的工作很满意。
  自2004年实施 “阳光工程”以来,全州共完成引导性培训95685人,职业技能示范性培训31911人,转移安置就业25494人。年就业纯收入15901·9万元,比在家务农增加收入11312·4万元,三年平均人均年增收4260·5元。
    (三)
  “‘阳光工程’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我们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在4月20日召开的全州“阳光工程”会上,州政府副州长陈文发如是说。
  据州农业局的不完全统计,2004年通过“阳光工程”培训转移就业6172人,其中就地转移5332人,年人均纯收入4800元,外地就业840人,年人均纯收入9600元,合计年收入3365·76万元,年人均增收3780·1元,合计增收2333·1万元。2005年通过“阳光工程”培训转移就业7618人,其中就地转移6339人,外地就业1279人,合计年收入4270·56万元,2006年通过阳光工程培训转移就业11704人,其中就地转移6188人,外地就业5516人,合计年收入8265·6万元,年人均增收5193·2元,合计增收6078·1万元,经济效益十分显著。
  对此,陈文发副州长充分肯定了成绩,也分析了存在的的问题:一是技能型就业的比例低,相当部分仍是体能型务工,务工收入偏低;二是培训、转移、就业的组织化程度低,自发的、盲目的外出打工仍占很大比例;三是务工的稳定性低,流动性大,自我保护的法律意识不高;四是全州农业人口比重大,2006年全州总人口314万人,农业人口281万人,占近90%,农村劳动力140万人,剩余劳动力约70万人,转移就业26·1万人,仅占37·3%,而且每年新增劳动力约4万人。
  如何做好这项让“农民满意、企业满意、政府满意”的工程,陈副州长提出了七个建议:一是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政策支持机制。把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工作纳入我州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和实施计划,纳入各级政府的目标考核,明确职责任务。要结合我州实际,研究制定相关的配套政策措施。二是要有一个稳定的经费投入机制。要积极运用金融、信贷、税收等手段,鼓励企业、个人和民间组织参加我州的农民教育培训事业。三是要有一个面向市场的运行机制。根据市场需求,针对转岗转业农民的特点,按照用工单位的要求来设计培训内容,实行订单培训。四是要有一个农民接受培训的动力机制。要采取有效措施,努力降低职业技能培训和技能鉴定的收费标准,切实减轻农民负担。五要大力开展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表彰奖励活动。六是要有一个规范的农民培训监管机制,把农民和用工单位的意见和满意程度,作为检查教育培训质量、改进教育培训工作和评价农民培训转移效果的重要依据。七是加强平台建设,搞好信息服务。
  解决“三农”问题是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开展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培训,提高农民素质和就业能力,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基础性工作。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全州上下按照“政府扶持,统筹规划、分步实施、整合资源、创新机制、按需培训、注重实效”的原则下,做好转移培训就业的阳光大道一定会越走越宽、越走越广。